<acronym id='lcups'><em id='lcups'></em><td id='lcups'><div id='lcup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cups'><big id='lcups'><big id='lcups'></big><legend id='lcup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1. <dl id='lcups'></dl>

      <i id='lcups'></i>

      <fieldset id='lcups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tr id='lcups'><strong id='lcups'></strong><small id='lcups'></small><button id='lcups'></button><li id='lcups'><noscript id='lcups'><big id='lcups'></big><dt id='lcup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cups'><table id='lcups'><blockquote id='lcups'><tbody id='lcup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cups'></u><kbd id='lcups'><kbd id='lcups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i id='lcups'><div id='lcups'><ins id='lcups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ins id='lcups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lcups'><strong id='lcups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3. <span id='lcups'></span>

          記者手記丨李谷一:青山在,人未老,歌猶新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8月初在寧夏的采訪途中,意外錯過瞭李谷一老師打來的電話。我趕緊回撥過去,進一步溝通采訪。“你先安心出差吧,回來後我們再聯系!”五分鐘後,李谷一老師短信發來她的微信號,於是我們成為瞭“好友”。

            回京後,我第一時間將采訪提綱發給李谷一老師,她很快回復——

            “我看到瞭,明天打印出來。謝謝!”

            “不知你們幾個人來,有沒有補光?傢裡的燈光可能不行。”

            “采訪前咱們可以先交流下,要帶好補助燈光,這是很重要的哦!”

            “你們到時開車來嗎?到時可以把車停在小區門口,和門崗說來采訪就行。”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想不到平日裡性格直爽、快人快語的李谷一老師,生活中如此細致周到,讓人心裡暖暖的。

            8月末的午後,炎炎暑退,秋風習習,我們如約來到李谷一老師傢中。

            客廳裡花木茂盛,綠意盎然,房間正中間擺放著一架黑色鋼琴。餐桌上擱著幾張大紙,我走近一看,原來是用大號字體打印的采訪提綱。

            “收到你們的提綱後,我就用大號字體打印出來,這幾天一直在做準備呢。”老藝術傢的認真與敬業,讓我們心生敬意。

            “你們看,在客廳哪個位置采訪合適呢?”從藝50餘年,李谷一仍“湘”音未改,讓同是湘妹子的我,頓時多瞭一份親切。“把這棵樹往後放,椅子再挪前面一點。”李谷一一邊看看攝像機裡的鏡頭,一邊和我們一起佈置采訪現場。

            精致的盤發,藍白色漸變的真絲旗袍,腳踏白色高跟涼拖,眼前的李谷一老師,聲音清脆,身姿挺拔,步態輕盈,清新中自帶婉約,優雅中透著時尚,一點也不像已是古稀之年。

            “你的身影,你的歌聲,永遠印在我的心中。昨天雖已消逝,分別難相逢,怎能忘記,你的一片深情……”提起這首熟悉的《鄉戀》,李谷一不由自主地哼唱起來,思緒又回到瞭那個難忘的年代——

            1979年12月21日,35歲的李谷一錄制瞭《鄉戀》。“這首歌跟過去唱的抒情歌曲不一樣,聲音很甜美,唱的時候如泣如訴,娓娓道來,充滿著柔情。”

            為瞭讓我能夠更好地理解,她說著說著就唱起來:“你的聲音,你的歌聲,”邊解釋道:有的歌唱的時候用“全氣”,有的用“半氣”。

            然而,正是這種“不一樣”的氣聲技巧唱法,使得《鄉戀》在長達兩年的時間裡被批為“靡靡之音”,李谷一也被扣上“黃色歌女”的帽子。煎熬持續瞭三年,直到1983年首屆央視春晚上,迫於大量觀眾來電要求,《鄉戀》成為李谷一當晚演唱的第9首歌曲。自此,《鄉戀》演唱變得名正言順,被稱為內地流行音樂開啟的標志。

            數十年後的今天,回憶起這段經歷,李谷一感慨,當時她全憑一股湘妹子的倔強勁撐著。

            “幸虧是改革開放,否則這首歌就被一錘子打死瞭。”回首40年前的風起雲湧,李谷一感慨萬千:“如果不是改革開放,我不會用這樣的方式去唱這首歌,詞曲作傢也不可能這麼去創作。改革開放之初,群眾文化生活單調,大傢希望看到更多更好的文藝作品,聽到更加多樣和優美的歌曲。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,《鄉戀》應運而生,在形式和風格上進行瞭大膽創新,更加真切地表達瞭人的感情,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。因此,深受廣大人民群眾的歡迎。”

            隨後第二年,1984年春晚舞臺上,李谷一唱瞭6首歌,其中之一是保留至今的“最後一曲”——《難忘今宵》。

            “改革開放40年,35屆春晚,《難忘今宵》用瞭32屆。”雖然在春晚舞臺上唱瞭多次,但李谷一從未覺得唱膩過:“每年祖國都有新進步,改革開放40年來,高樓林立,高速鐵路發展突發猛進,人們生活日新月異,雖然每次唱的形式和人可能不一樣,但這首歌都表達瞭大傢對祖國美好的祝福和期盼。”

            其實,不隻是《鄉戀》、《難忘今宵》,《絨花》、《妹妹找哥淚花流》、《心中的玫瑰》、《邊疆的泉水清又純》……李谷一的歌聲影響瞭幾代人。從藝50餘年,她演唱的歌曲經久不衰,誠如著名詞作傢喬羽所言:“李谷一用歌聲覆蓋瞭一個時期,她是新民歌的代表人物,是一個歷史時期的代表。”

            今年10月18日,李谷一還將攜她的學生們亮相北京北展劇場,用歌聲獻禮改革開放40年。演唱會將由她的學生以“串串燒”的形式,再次呈現《鄉戀》、《我和我的祖國》等一大批耳熟能詳的影視歌曲。

            夏日的陽光透過陽臺的落地窗靜靜傾灑進來,屋子裡滿是回憶的味道。采訪完,李谷一興之所至,又一次拿起話筒,滿懷深情地為我們清唱瞭一段《難忘今宵》:

            “難忘今宵,難忘今宵,無論天涯與海角……明年春來再相邀,青山在人未老、人未老,共祝願祖國好、祖國好……”

            悠揚的旋律,在屋子裡回蕩;動情的演唱,讓人沉醉其中。從這美妙的歌聲裡,仿佛讓人看到瞭祖國40年來繁榮昌盛的勃勃景象,看到瞭今天國人們奮鬥並幸福著的美好生活……